各位好;大家好;你们好。
姓崔,求求你们不要记错我的姓。
糖果和礼物是世界给予的,它想让我忘却一切痛苦。
ID=字丰色

P.S.头像丑也不换,耶

忍不住说一说为什么拒绝同妻梗

wuli物理,唉……:

麻酱:



lofter内部转载请随意!出lofter的转载注明作者出处就好,最好还能附带评论1,2的链接。



我懒得撕逼,您要是觉得我就是单纯的cp洁癖才看不下去玩同妻梗的,可以直接拉黑我或者叉掉这篇文,不要碍了您的眼。这种言论不要在给我评论了,谢谢



我其实不想长篇大论,但是看到有人觉得同妻梗无所谓,觉得同妻是少数群体,还是想说一下为什么拒绝同妻梗的文。甚至拒绝有同妻倾向的梗。



具体有的文章可以直接在微博搜索同妻字眼。



同...

有些人真是恶心透了,拿人家写給爷爷的祭曲填情情爱爱的词。
为有这样的国人恶心。

原来关谷神奇是王传君演的……看不出来啊,这都看完药神了
他真的很棒,从关谷神奇这个角色里走出来,恭喜他

长篇写手没活路啊……

明天考完我想看飘渺录()不想写小说……

(某晚语文老师发糖有感)
雷狮把两颗奶糖扔给卡米尔,“诺,你吃吧。”
卡米尔还没来得及转身,帕洛斯和佩利的奶糖也落到了他的课桌上。与此同时,金从后面戳戳他的脊背,“卡米尔卡米尔,给你糖。”
“你不也爱吃糖吗?”卡米尔说,想把雷狮他们的糖都放到金摊开的手里。金连忙攥拳缩手,卡米尔便把糖放到他课桌上。
可金摘下卡米尔的帽子,一股脑的把所有的糖都塞进去。
“我在整牙,不能吃糖了,你吃咯。”

你急匆匆地下了楼梯,抱在怀里的书危险地斜着,摇摇欲坠。你祈祷着不要在拐角处遇到任何人,不然那些书肯定会散落一地——
  变形课要迟到了!
  幸运的是,你确实没有在拐角处撞到人;不幸的是,在你埋头整理怀里的书的时候,你撞上了你的变形课教师。
  “先、先生……”所交论文连续两次得“P”的你支支吾吾道,两只手不自觉地缩紧,这才意识到你的书掉了大半;然而你并不敢弯腰去捡。
  “呼……”教师好像很生气一样叹出一口气,你把头低得更低,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胸膛里。然而良久后教师都没有说什么话,反而从喉咙里发出像是在抑制什么一样、奇怪的咕噜声。起初你以为那是教师已经发怒到极致...

校运动会放了如我西沉的时候,所有全职粉都在激动地跟着唱。我在唱,我的舍友也在唱,远处还有别班姑娘们男孩们合唱的声音一点点飙高。
那是多么令人兴奋的场面,我的心却是不动如山冷的如同冰川,因为我知道这些此刻志同道合的人平日里有过何样不堪入目的行为。

卢瀚文:唉呀,我现在看到写我上大学的同人就很欣慰,圆了我一个大学梦啊。

Don't leave me here alone.
Don't go where I can't follow.

哇……SAM这两句真的是……

【擎天柱中心】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WARNINGS:LITTLE OEP.

SOMEONE’S DEATH.

I don't own anything but the OOC . 

Hasbro owns all characters.


 

第一天

  救护车提着他的医药箱。走廊里没什么人:来到这建筑里的所有人都直奔病房,没有在走廊上多作停留的。

  救护车提着已经没有什么用的医药箱。他到达了目的地,根本就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房间里很寂静,泊位上的领袖虚弱地转过头。

  “...

[酷拉皮卡相关]さようなら-再见

原参与猎人深夜60分。


文笔幼稚,请多担待。


さようなら-再见

丰色

·[再见,我的……]

 

·——难得的好天气。

  酷拉皮卡扭开头,把金发从雷欧力的魔爪之下拯救出来。

  ——为什么要来做这种事……

  他们面前是昏昏欲睡的老婆婆,神态让奇犽相当怀疑她是不是已经睡得天昏地暗。她的名字酷拉皮卡没有记住,他本不应该做出这么不礼貌的事,但是这并不能怪他,他不仅对此事毫无兴趣,身体也在向他发出抗议。

  咯吱咯吱的骨节摩擦声,只有他一个...

[库洛洛/酷拉皮卡相关]katapepaiderastekenai

katapepaiderastekenai,希腊语,意为:挥霍资产并将热情投入于无望的男孩身上。

所有人物不属于我;向被迫出席的各位道歉

未完,不续,之后若有时间或许会放出一个关于过去酷拉皮卡在库洛洛的操纵下寻找被其掠夺而走的孩子的片段

文笔幼稚可笑,慎阅

剧情相关:

①酷拉皮卡对库洛洛仅怀有仇恨;

②孩子出生后被库洛洛掠夺;

③原定结局是库洛洛(半自愿地)被酷拉皮卡所杀,孩子被酷拉皮卡带走

小女孩只是走个过场,配角。


katapepaiderastekenai

丰色

【楔子】

烟帘灰荒抚残戈,秃乌起落人隐世。

  远处有...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