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大家好;你们好。
姓崔,求求你们不要记错我的姓。
糖果和礼物是世界给予的,它想让我忘却一切痛苦。
ID=字丰色

P.S.头像丑也不换,耶

你急匆匆地下了楼梯,抱在怀里的书危险地斜着,摇摇欲坠。你祈祷着不要在拐角处遇到任何人,不然那些书肯定会散落一地——
  变形课要迟到了!
  幸运的是,你确实没有在拐角处撞到人;不幸的是,在你埋头整理怀里的书的时候,你撞上了你的变形课教师。
  “先、先生……”所交论文连续两次得“P”的你支支吾吾道,两只手不自觉地缩紧,这才意识到你的书掉了大半;然而你并不敢弯腰去捡。
  “呼……”教师好像很生气一样叹出一口气,你把头低得更低,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胸膛里。然而良久后教师都没有说什么话,反而从喉咙里发出像是在抑制什么一样、奇怪的咕噜声。起初你以为那是教师已经发怒到极致了,但当你抬起头时,你看见你的变形课教师满脸绯红,额角流下汗水。
  “先生,你、你生病了吗?”
  教师像是现在才发现你的存在,他勉强向你挥了挥手,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你晚上……来我办公室。”
  你落荒而逃。

  “被卡米尔先生逮住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朋友无情的嘲笑你。
  “作为他办公室常客的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毫不客气的回击道。虽说嘴上毫不饶人,手上的动作却因沮丧而略显迟缓——你的变形课教师是个矛盾的综合体,一方面他非常受学生喜爱,学生们称呼他的时候总是叫他的名字而非姓;另一方面,他有独特的管教学生的方式。
  “真的,他轻轻松松的就能让你觉得愧疚。就是那种嫉妒的愧疚,你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我当时都觉得我不配直视他那如大海般湛蓝的眼眸。”你的朋友喋喋不休。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