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大家好;你们好。
姓崔,求求你们不要记错我的姓。
糖果和礼物是世界给予的,它想让我忘记一切痛苦。
ID=字丰色

[DW]片段之一(CP艾擎)

丰色

总是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我那如同飞蛾扑火的感情我那自取灭亡的感情,像仍有些许价值的垃圾一般被弃置于用以掌控我的棋子的位置。我身不由己在人偶的操纵线下翩翩起舞,蓝色光芒的弹药射进虚空中消失不见。爱情友情爱情友情爱情友情如何去抉择哪个更加重要,比较而言之我的生命乃至尊严都已成为过去的我才会思考的选择。
我想我的中央处理器此时是一片混乱,不过有一条看似简洁实则已集我的所有决心和勇气为一体的命令已经快要突破层层数据流的封锁。我的恐惧我的悲伤我的犹豫我的自私被一刀刀斩断,溃散成无数没有实际意义的单个数据符被系统当做内存残余自动清除。
不过它们确实是内存残余。永远不会在我的控制者面前再次出现的杂碎数据。

我回到了走廊转角。我拿着一块数据板仔细研究一些不能告诉任何人的计划,我的计划,我最终的计划。
前方隐隐约约传来了什么。久经战火的洗礼,我那原本可怜的脆弱的声音接收器如今甚至比其他人更为灵敏一些,不过仅限我全面警戒的时候,比如现在。我很快就辨认出了那几个再熟悉不过的音色,然后火种猛烈的在我胸膛中跃动起来,使我不自觉的向后退了惊慌失措的一步,重新把自己隐匿在安全的墙后。
他,他,他,是他,是他本人。他独特的声音。一些我刚才没有想到过的不安定因素化为重新困扰我的数据流,它们指令明确丝毫不拖泥带水,为我指出了实行我的计划后那最悲惨的结局。
我将失去他,以及他们。我将永远离他们而去,不再回头。

我站在墙角。他们全部背对着我,谁也没想到身后有我幽幽的窥视。想要辛辣的嘲笑他们的疏忽,却忍不住自行短路了感情回路。
这里是他们的家,又为什么要如此警惕?而我这个徘徊不定的可怜虫不得不时刻维持着所有感知器的大功率输出,以防失去哪一方的信任。

我的家,曾经是这里。

他们的话语陆续被我的声音接收器捕捉,我了解到他们正在讨论造成上一场遭遇战的原因。我一边聆听着一边将光学镜牢牢锁定在他身上,使自己能够更加努力的接近我的光明。然后我开启了我的分析程序,扫描他的武器。
无论如何,爱情与友情中我从来不曾过多的犹豫。它们中的一种对我来说是至高无上的,为了它我不惜毁灭我的一切,哪怕我将陷入最深的万劫不复。

我的家,曾经是这里。

评论
热度(2)

© 丰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