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大家好;你们好。
姓崔,求求你们不要记错我的姓。
糖果和礼物是世界给予的,它想让我忘却一切痛苦。
ID=字丰色

P.S.头像丑也不换,耶

【擎天柱中心】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WARNINGS:LITTLE OEP.

SOMEONE’S DEATH.

I don't own anything but the OOC . 

Hasbro owns all characters.


 

第一天

  救护车提着他的医药箱。走廊里没什么人:来到这建筑里的所有人都直奔病房,没有在走廊上多作停留的。

  救护车提着已经没有什么用的医药箱。他到达了目的地,根本就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房间里很寂静,泊位上的领袖虚弱地转过头。

  “救护车,上次的例行检查数据怎么样?”他问道,注视着这个陪伴他多年的战友在医药箱里东翻西找。救护车的动作太过忙乱也太过虚伪,充满了遮掩的气息。他心爱的扳手被他的粗暴动作带出箱口,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救护车没理它。

  “救护车?”擎天柱像个孩子一样,不依不饶的追问道。救护车叹了口气。近几天擎天柱的状况有了好转,但他仍无法让自己摆脱最终的命运。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那群被救护车蒙在鼓里的汽车人们纷纷前来拜访,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理由让救护车哭笑不得,索性把他们都放了进来。救护车希望他们能为这里带来一丝生气,那样擎天柱或许会感觉更好。

  “躺好了,擎天柱。”他的语气几近命令。

 

  “嘿,伙计们。让我数数你们的人数——热破没来吗?这可不大符合他的性格。”

  “记得上次大哥说要把领导模块交给热破的事吗?就是因为这个,热破才一早就跑出行省外去了。只有普神知道现在他在哪儿。”

  “噢,呃,我不明白这中间有什么因果关系。”

  “因是不知道,可是我们知道果:那就是他不来了。”

  “我希望你们也别来了。”救护车抱臂站在敞开的病房门口,怒气冲冲,“真不知道这世上比你们还吵闹的还有谁。”

  “口不对心对一个医疗工作者来说可不太妙啊,救护车。”飞毛腿嬉皮笑脸地说。他的双胞胎兄弟很快接嘴道,“——患者会为某些事情感到迷惑不解的,比如医生的神情。”

   “够了,你们两个!”救护车的怒气简直要掀翻屋顶了,“再这么大声说话,我会把你们都赶出去!”

  然而趁着两兄弟和救护车拌嘴的空隙,来访者们已经一个接一个的侧身从他身边进入了病房,动作灵活的就像一种叫泥鳅的地球生物。救护车想拦也来不及了,只好狠狠地瞪了两兄弟一眼,跟着进去。横炮耸了耸肩,和飞毛腿一起踏进了里面。

  “嘿,大哥,你看上去可不怎么样啊。”铁皮照样驱动着他超大功率的发声器,“不如和我们一起出去走走?”

  救护车气得要拿扳手砸他。当然,在他在医药箱中摸了个空的时候,扳手还静静的躺在泊位的那边呢。他只好说道:“铁皮!”

  回答他的是一阵哄笑。来访者们已经在泊位旁围了一圈,正在为某个其实并不那么好笑的笑话而高兴得群魔乱舞。惨遭无视的救护车只好又叹了口气,在地面上寻找到了他的扳手,把它放回医药箱里。他透过机体的缝隙看见了擎天柱的面部装甲,那上面有着近日很少出现的弧度。

  于是他也不再打算干扰他们了。他绕过听烟幕说话听得全神贯注的银剑,来到了窗前。

  窗外充满了欲颓的光线。

 

  领袖知道自己的状况很不好。然而他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他惟一能做的只有孤寂的熬过一个又一个循环,直到最后来临。

  他很感激他的战友们,包括一直莫名其妙生着他的气的救护车。他们的吵吵闹闹哄堂大笑甚至“恶语相向”都让他感到一丝久违的温暖,就像回到了当初一起作战的日子,反击霸天虎的空隙里大家互相交谈,笑容满面。

  塞博坦已经复兴,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岗位,其中不乏案牍劳形或是疲于奔命的类型,因此所有人都不可能总是陪着擎天柱。事实上,他们到来的快乐时光只占擎天柱如今生活的一小部分。他曾悄悄拜托——哦,现在他也需要“悄悄”地做事了——拜托大黄蜂为自己做一件事,因为他知道大黄蜂不会拒绝自己。然而再多的事也总有做完的时候,孱弱的机体也成为了做事的一大阻碍。更多的时候,年轻而沉稳的领袖只是一个人无奈的留在泊位上无所事事,连下地走动都做不到。

  那件事的时间频率写作偶尔念作经常:在电路中电流有气无力的通过之时,在擎天柱的主系统工作状态游弋在下线与正常运转之间时,有人来了。起初擎天柱以为那是阿尔茜,因为那轻盈的脚步声昭示着它的主人是一位女汽车人;但很快擎天柱就察觉出不对劲。那脚步声是回荡在他身边的,离他很近,擎天柱几乎可以肯定就在房间里。

但是那个方向什么人也没有。脚步声会很快的停下来,于是一切都归于寂静,但是没有人离开。擎天柱仍然感觉到空气中有着她的存在,熟悉而又令人安心的存在。

有一次擎天柱会感觉到有什么覆上了自己瘫软的手,机体相触的安心感使他不加思索就道出了那个名字。他感觉到她微不可察地抖了抖。

“你要带我走了吗?”他问道。

没有人回答,空气中传来似有似无的笑声。擎天柱有些恼怒:面对他的病情,所有人都闭口不谈。他有些想把手移开,但却又怕她就此消失。最终他只是摇了摇头,“我不再是领袖了。我已经决定把领导模块交给热破,只是他一直没有出现。但事实是,塞博坦的政权已经全权由我敬爱的战友们管理了。我偶尔回溯一下我以前的样子也不会有什么关系。”

他敏锐的猜中了她的想法:她的手僵硬了一会儿。很快,空气中又仿佛出现了若有若无的笑声。然后她消失了。一瞬间,无影无踪。擎天柱并不担心,他知道她会回来的。

有时她的“现身”不是孤单一人。已经逝去的战友们熟悉的音色再次被接收器收到,他们窃窃私语他们相互交谈,擎天柱就静静地躺在泊位上。那样没有什么不好,因为他知道他们存在着。

他知道他会回归他们的。

第二天

  擎天柱最近有点不对劲。救护车想着。以他丰富的工作经验,他判断擎天柱的精神状况好的离奇。一般来说,没有人陪伴的病患是不会拥有这样的电波活动谱的。

  这是件好事,对所有人来说。救护车不由得回想起了很久之前和什么人的一次谈话。那对话太久远了,久远到历史的尘埃都快要蒙蔽其上。他费力的把它从记忆芯片的角落里翻找出来,犹豫了一下,然后关闭了光学镜。

  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因为年代的缘故变得有些失真。救护车眼前的画面定格在模糊的单一景色上,那是应该是某次战争之后,汽车人大获全胜,手持着剑的领袖独自一人站在战场的边缘,救护车和其他汽车人站在一起,在他背后的不远处注视着他。

  “其实我一直在想,”充电器的声音说道,“我们这些从一开始就追随他的人就算了,那些仅仅是听闻他的名号就投奔过来的人,究竟是为什么呢?”

  “充电器,我不希望你是在怀疑我们中某些人的忠诚度。这场战争中汽车人差点就因为不必要的疑虑而输给霸天虎。”一个失真得厉害,已经辨别不出来源的声音严肃的回答道,却有些驴唇不对马嘴的味道。充电器连忙辩解:“我没有这么想,……!(人名也扭曲了,救护车有些抓狂:他快要搞不清对话的双方了。不过话说回来,他本来就没有搞清楚过。)我只是为领袖的魅力感到自豪,同时有些疑惑罢了——他到底为什么这么令人信任呢?我是说,那些人甚至不是被他邀请而来的。他没说过任何号召他们的话啊。”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直默言不语的铁皮忽然说,“这是地球上一个文明古国的谚言。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形容大哥。”

  那时的救护车也是芯里微微一动。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救护车默念着。真适合形容你啊,擎天柱。而现在,你……

 

  外面忽然传来了骚动,金属碰撞的声音中夹杂着低吼声和喊叫声。最终热破的声音破除一切障碍尖锐地炸响在空气中:“我不会进去的!我说过了,放开我!”

  然后是变形特有的声音,救护车的声音接受器甚至能接收到一声咒骂。热破逃跑了,救护车想,然后猛地反应过来。他像一个太阳周期前一样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怎么回事?!”他咆哮着说,声音丝毫不比刚才的小。不过面前这些行动失败的汽车人们无暇去指出这点,他们急匆匆地表现出了失望的神情。

  “我们想挟持着热破来看望擎天柱,但是他很不乐意。”飞毛腿说道,低头看到了手臂上一处被划的涂漆,“普神在上!这是我刚弄的新涂装啊!”

  “别关心你的涂装了。”银剑语气不善的说道。他们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奇怪的低沉状态。救护车瞪着他们,直到大黄蜂小心翼翼的打破沉默。

  “嘿,我说……”他说,“我理解热破。热破他也理解擎天柱。”

  汽车人全都莫名其妙的盯着这个语无伦次的小兄弟。大黄蜂继续说道:“大哥曾经拜托我找一些工作给他做,我实在不忍心,就给了他一些需要批阅的文件,因为那并不繁重。”

  “大黄蜂,你……”

  “等一下,救护车。我的意思是说,擎天柱其实并不希望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热破或许也知道这一点,我想他应该是……”

  大黄蜂的话被打断了。救护车的警报器疯狂的运转起来,发出尖利的声响。

  哦,不,不,不要。普神呐,不——

  “热破,快点过来!快点!没有回旋的余地!擎天柱……”一片混乱中铁皮接通了内线。

  “我不明白……怎么了?哦!?我……”那边热破的声音忽然充满了哀伤,“我这就去。以我最快的速度。”

  铁皮没有再回话。他们已经闯入了病房。泊位上的病人一如既往的沉静,他只是微微吃了一惊,迅速关闭了正在处理的文件,“哦,我想我没事。我只是……”他寻找着词来掩盖自己的工作。

  “不,大哥,这不是什么工作过度。”大黄蜂直接说道,“是的,”他看到了擎天柱的眼神,“我已经全部告诉他们了。”

  擎天柱当然不会表达出什么不满。岁月的沉淀早已磨砺去了奥利安·派克斯的所有棱角。他是擎天柱,他是他们的领袖,而现在,他即将离他们而去。围绕在他身边的都是他昔日的战友,他们一齐沉默着,等待着那一时刻的来临。

  这时热破抵达。他几乎是破门而入(没人责备他)。他立刻对上了擎天柱的光学镜,“热破,你来的正是时候。”擎天柱说,“现在,在这些汽车人战友的见证下,我将把领袖……”

  “我拒绝。”热破很快的打断了他,然后几乎有些歇里斯底地、不停歇地说道,“不,我不要。我要你作为一位伟大的领袖回归火种源。不要担心我。如果我真的是领袖模块选择的人,那么它终将会来到我身边。擎天柱,我希望你能持有这个伟大的身份直到最后。”

  很快,这间房子里就充满了不言而明的气氛。并不安静,因为有人低声诅咒着害擎天柱接触到这种无药可治的病毒的霸天虎,还有人低声喃喃着祈祷的话语。

  “大哥,不要……”

  但时间不会停止流逝。擎天柱想要让自己保存清醒,但那很难,他无法不让自己坠入那无边的黑暗之中。那里也有人存在,有轻盈的脚步声和嘈杂的交谈声,而它们的主人,欢迎他的到来。

不知道多久之后,补天士面带悲伤地转过身,面向着他的伙伴们说了新领袖的第一句话:一切都结束了。

 

  “叔叔,叔叔,”一个幼生体努力地拍拍一架白色的飞机,那飞机变形站起,“叔叔,那个纪念碑上面写的是什么呀?我看不懂。它是纪念最伟大的领袖——擎天柱的,对吗?”

  “是的,没有错。”那个变形金刚回答说,言语中携带着幼生体不理解的情绪,“那上面写的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END
























































































第三天

  救护车重新上线。他活动了一下机体,试图驱散心里的哀伤。

  擎天柱走了。他清楚的意识到。他走了,回归了火种源: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是他多年的领袖、战友和朋友。但是现在,他就这么走了。而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病毒侵袭他的机体,而无能为力。

 

  “救护车?感谢普神,你终于醒了。你是我们之中最后一个醒来的;太晚了,所以你没看到我们赶走霸天虎的英勇场面。我们的确很聪敏,是不是,大哥?不过要我说,那个幻境可够逼真的……”

  “飞过山,关闭你的发声器……!”救护车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说,然后反应了过来,“大哥……?是幻境……是幻境?!是幻境!我的普神呐,我居然没有看出来!”

  “呃,医生。”飞过山小声提醒,“手舞足蹈不是你现在该做的动作。”

  救护车没理他。他的光学镜锁定在红色小个子身后的那个变形金刚身上。他缓缓地说,“欢迎回来,我的老朋友。”

  “你也是,欢迎回来,擎天柱。”

END

前段时间气疯了写出来的,世界观不明,人物OOC。冷静下来看这个发现并不能拿去怼人,一拖到现在才发。请不要吝啬批评,虽然我不是受虐狂但是我需要它。

中考完重写一篇同名文章,可能是中篇。故事情节完全不同,特殊设定架空。

写完辗转反侧了好久还是补了个HE,心软是病,得治(。)


评论(1)
热度(16)

©  | Powered by LOFTER